House Try-Angle

公寓 / 39坪

雖然我也很想做些主流的、可以當廣告、投稿TID的案子,但是潛意識裡還是有種不安份、藝術家的個性,讓我每次在面對新的空間與業主時,都想努力激發出不一樣的作品。除了材料與家具求新求變,這次直接從格局開刀,破格用了從來不曾出現過的〝斜線〞空間。有的時候為了試著傳達某一種〝空間的主題〞、或是實驗某一種沒有用過的材料或工法,我會顛倒木作施工的順序。明明天花板都還沒做、隔間也還沒封板,就先做櫃子,或是先做間接照明... 顏色一直是大部分設計師的罩門,我倒是維持一個開放的態度,只要不是太怪異的顏色,其實我都很願意嘗試。以此案的主色〝螢黃色〞而言,若是一開始聽到或看到色票應該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無法接受,但是做完之後,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喜歡。小孩房當然適合更多顏色,但是〝不是粉色系〞,給小男生的玩具收納櫃就用紅色、而且是金屬的。

其實我原本是一個連浴室腳踏墊都不願意放的人,隨著對於生活與空間的更深一層體認,這次居然在開放空間用了三張地毯,分別來自印度、比利時、丹麥。台灣在潮濕氣候與大多數人的生活習慣影響之下,只有很少數可以接受地毯的配置,但是地毯卻是連結或者圍塑一個空間最有效果的方式,若是空間中有不易更換的大型家具例如沙發、茶几等,其實更換一張地毯(不用可以捲起來收不占空間)是一個最快改變整體風格的方式,但是選一張適合的地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至少對現在的我而言。主浴與客浴都沒有設計玻璃淋浴門,反而使用浴簾... 客廳沒有電視牆,沒有電視,也沒有茶几,這就是空間中最耐人尋味的地方,也是生活中最有味道的地方。